欢迎来到短句网,最全的爱情伤感短句,经典短句,及各类搞笑、个性唯美短句.欢迎收藏本站!
励志 | 爱情
您现在的位置: 短文学 > 经典话语 > 文章列表
  • 依恋的如此美丽 发表日期:2020-02-08

    昨天下午和梅姐聊了一会,她告诉我她找到乐乐了。在听到这个消息的那一瞬间,我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。是高兴还是失落?我说不清楚。有缘的话早晚都会见面的,不是么? 她告诉我乐乐留给他的印...

  • 多年后,你是否会想起我 发表日期:2020-02-08

    已是初夏,夜带着凉爽不期而至。 象久违的感觉,一次次的重复、象电影里的花絮,一遍遍的重播。 我伫立在阳台,在夜幕降临时看不能看到的远方,在与你相隔的时光想相遇的片刻。有风拂过裙脚,丝...

  • 借西风吹散华夏大地上空的灰霾 发表日期:2020-02-07

    近读程念亮博士发表在《环境与可持续发展》(2017年第四期)杂志上,一篇题为马克思主义在北京市臭氧监测及分析中的应用论文,被作者地道的辩证唯物主义观和历史唯物主义观折服,一时竟脑洞大开...

  • 二泉映月带着远古的气息 发表日期:2020-02-06

    一盏油灯,一把二胡,一件长衫,一个清瘦的背影。萧瑟街头,寒风凛冽。寂寞的街灯,孤单的影子,音符飘在夜空,静静倾诉,淡淡诉说。失明的双眸,明净的心灵。隔世的古寺,带着远古的气息。 二...

  • 谢谢你,请不要找我说话 发表日期:2020-02-06

    1 我想我还是到这里来吧。 只想在这里安静的唠叨几句。哈哈,现在就喜欢上唠叨了。可怎生得了。可我想,想说话的时候,如果不说,人一定要生锈的。 可是,很多时候,是不想说话的吧?就象有朋友...

  • 年龄真不该成为懒的借口 发表日期:2020-02-05

    看了这样一条微信:你见过94岁的少女吗?60岁当飞行员,70岁学作曲,80岁学探戈、跳伞,她的传奇还在继续心中的诧异真的难以描述,一个出生于 1923年的老太,居然做着23岁做的事。真的,当看到...

  • 俯首甘为儒子牛 发表日期:2020-02-04

    春来繁花似锦,夏至苍翠成荫,秋日果实累累,冬天银装素裹,这是地处彩石镇最南部深山青龙峪村的简单写照。 如今,沿着宽敞的水泥路,一年四季探访这个美丽村庄的游人络驿不绝。这个世外桃源般...

  • 水之恋清鲜夺目,亘古不老 发表日期:2020-02-04

    打小就喜欢水。 对水的钟爱,与俱生来,丝毫不亚于文学和花朵。 水的自由,水的灵性,让我无法不贪慕痴恋。独自坐在水边望着水发呆,是人生的一种至高享受。 水的生命和色彩,是我眼里心中最大...

  • 我的“女红”情结 发表日期:2020-02-03

    女红早时指妇女所作的纺织、刺绣、缝纫等针线活,它是华夏民族物质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,也是古代妇女聪明才智的结晶。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(孟郊《游子吟》);一...

  • 怀念死鸟死鸟也许孤独 发表日期:2020-02-03

    死鸟的真实姓名?不知。死鸟是男是女?不知。死鸟到底长成什么样?不知。死鸟家中有没有姐姐或妹妹?不知。死鸟有没有父母?那肯定有。――死鸟写过一篇怀念母亲的散文,依据他情感不可虚构的理...

  • 关于酸汤的思念 发表日期:2020-02-02

    我的家乡在贵州南部,家乡的酸汤味道绵厚悠长,它让我一生难以忘记。曾哺育过我生命的酸汤,一直留存于我灵魂的深处。黔地酸汤,种类繁多,风格各异,就饮食习惯和感情依恋而言,我最爱的还是家...

  • 男人,请别让爱你的女人伤心哭泣 发表日期:2020-02-01

    爱是人世间最真最挚的情感,也是人世间最迷人的渴望。男人倘若拥有一个女人的爱那是一种快乐,同时也是一种幸福。当一份爱伴随身边左右时,作为一个男人没有理由也没有条件对这份爱视而不见,或...

  • 秋天过后不是冬 发表日期:2020-02-01

    我曾经做过许多梦,美好的,其中包括观赏枫叶点缀的秋景,济身于那醉心的红色之中,看枫叶的润湿在朝阳中闪光,在夕阳下沉醉。然而,到如今这还是个梦。 仍旧日日行驶在家乡的马路上,从发现树...

  • 不想惊醒你的梦 发表日期:2020-01-30

    如果秋天惟悴了我的脸,你的心中是否还会有落叶?如果冬天冰冷了我的心,你的梦里是否还有雪花飘舞,我仍然在夜里细诉我的心事,仍然在夜里想我的心情。只有在暮色黯然时,人的心才会随之沉淀。...

  • 婚礼穿上最适合自己的那双“鞋” 发表日期:2020-01-30

    当结婚进行曲准点奏响时,一对新人脸上洋溢着甜蜜的笑容,在吉祥的礼炮声中,伴随着亲朋好友的美好祝福,迎着飘洒的花雨,缓缓步入婚礼的圣殿这是我最小的堂妹结婚典礼场景。我看到了小叔、婶婶...